中视财经网 | 手机站 | 新闻 | 深度 | 调查 | 公司 | 股市 | 评论 | 人物 | 投资 | 财富 | 消费 | 理财 | 质量 | 曝光 | 警示 | 商业 | 环保 | 文化 | 维权 | 舆情

中视财经 > 中视报道 > 媒体曝光 >

“把我扔进长江!” 武汉江堤边的危房住户是老军人

2018-08-15 14:08 来源:新生活网T|T

  2018年8月,长江将进入主汛期,清除江堤内的防洪障碍物刻不容缓!然而,在武汉市繁华的硚口区汉江堤边,却有一幢危房一直存在多年,屋脚离汉江水面仅有二三米!而更令人担心的是,一对年近80岁的老夫妇及其子孙9人竟一直住在危房内!

  

  何泽金夫妇在危房旁

  这幢危房的房主名叫何泽金,今年已经78岁。何泽金老家在湖北省红安县农村,1963年应征入伍,在武汉军区当通信兵,当过通信班班长,多次立功受奖。1970年,何泽金退伍回乡,后被招工到阳新煤矿,1977年调入武汉制氨厂,负责电话维修技术工作。武汉制氨厂,是有着3000多名职工的国有企业,何泽金兢兢业业,一直工作到退休。

  何泽金和妻子谌良英生有四个儿子,妻子没有工作。1980年,制氨厂分配住房时,因为何泽金家里人口多(还有老人),未能分配到合适的宿舍。后经厂部研究决定,将位于汉江堤边水泵房堆杂物的房间共4间分给他家居住,以解决其家庭困难。

  相比厂里的宿舍,何泽金一家所住的水泵房十分偏僻、荒凉,别人都不敢来,而大功率的水泵日夜运转,噪音大,居住环境很差。每年7月到了长江的主汛期,水泵房都会被淹没一次,何泽金一家只好搬到厂里临时居住。何泽金是退伍军人、国家职工,能理解厂里的困难,也感激厂里的照顾。1998年长江发大水,江水涨到了二楼,何泽金用钢管、竹排做成简易栈桥,从二楼搭到江堤上,家人才能进出。

  当时,厂领导曾向何泽金承诺:如果以后新建宿舍,会重新为他分配住房,可谁曾想这一承诺落空了。后来,制氨厂改制,整体转让给湖北双环公司。再后来双环公司私有化,由武汉双强化工有限公司接管,直到双强公司搬迁转让给武汉地铁公司,上述公司均没有对何泽金一家的住房另作安排。工厂被卖掉后,水泵房被拆除,何家的水、电也被断掉,何泽金只好自己花钱,通过居委会从附近的武汉有机化工厂宿舍铺设自来水管、架设电电线,接水、接电等。

  在企业多次转制过程中,何泽金及其一家对该自管住房的承租权被一再漠视,没有人通知何泽金办理房产证,现房屋所有权证号:武房权证硚字第200600843号,不可思议地落到了双强化工的名下,而这家私企转让给武汉地铁公司后,事实上已经不复存在,却试图获取非法的征收利益。

  期间,何泽金的四个儿子长大成人,老大做小生意并结婚成家,老二顶职后下岗打工成家,陆续从水泵房的房子搬了出去,没有工作、只能打点零工的老三老四先后结婚成家,生儿育女,一家三代,仍有九口人居住在这里。何泽金一家的四周建起了漂亮的、有欧式风格的汉江六桥,汉江对面有现代化的中德百威啤酒厂,江堤外建起了高层住宅楼,而何家似乎成了江堤内的一座孤零零的小岛,在武汉打造山水园林城市中,何泽金一家住的水泵房就像城市的一块牛皮癣,破败、凋零,与汉江边的美丽风景极不协调!

  

  危房与周边环境很不协调

  2015年,武汉市硚口区开始实施汉江硚口江滩防洪及环境综合整治工程。2016年2月,硚口区水务局堤防管理科要求何泽金拆迁所住的房子,提出按堤防违章搭建物处理,而且确定双强公司为被征收人,给予的补偿远远低于公有房屋承租人的补偿标准,理所当然遭到何泽金的拒绝,一些不明身份的人强行要将78岁的何泽金拉到车上,逼其一家人离开,然后进行强拆,由于何泽金的抗拒,强拆没有得逞。此后,堤下通往何家房子的路被堵,何家门、窗常常被砸,开来的钩机一拉,砖混框架结构的房子摇摇欲坠,住在里面的老人、孩子随时会被砸在里面。何泽金还经常受到有些不明身份的人的威胁和恐吓。一次,何泽金老人在悲愤中冲这些人吼道:“把我扔进长江!”。

作者:佚名   责任编辑:曹平
<
关于我们 | 保护隐私权 | 网站声明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 | 友情链接 | 不良信息举报:tousu#ccepi.cn(请将#换成@)
京ICP备05004402号-7